所有的宗教人士都会去地狱吗?


 发布时间:2020-10-20 14:18:19

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不应该在乎一个人是否相信上帝。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可以尊重和接受他人的信念,并在理性和成熟上理性地讨论不同的观念和观点。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需要花一些时间来了解宗教的力量,并了解宗教如何塑造了我们的世界。一个真正的无神论者需要了解有组织的宗教如何塑造了世界,尽管他们不同意这些信仰,但他们确实欣赏宗教在整个历史(战争,艺术,音乐等)中所产生的影响作为无神论者,我阅读了圣经并提出了自己的解释。我之所以引用这本书的三个版本,是因为我知道宗教与解释有关,每个人都必须亲自发现这一点。我很乐于与宗教信仰人士讨论和分享思想,并保持良好的平衡。实际上,我已经与我的家人(他们是极端宗教的)进行了几次讨论,我们关于信仰的大多数论点是,关于我的不信仰,他们不能让我一个人呆着。他们仍在试图反驳他们所学的一些与圣经故事相去甚远的陈述,因为他们从未花时间自己阅读和解释这本书。我给他们尊重和礼貌,与他们一起去教堂,并保持自己的想法。当他们因不相信而攻击我时,请相信我,我就准备好捍卫我的感受并纠正他们的假设。

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故事,我让他们的教会的牧师必须回去为他们重新阅读几段经文,他的确发现我的解释是合理和合理的,我确切地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必须承认您指的那些“无神论者”令我感到恶心。无论信徒还是非信徒,您都会得到这类人。他们给真正的无神论者留下了不好的印象。无神论者永远不要试图让人们因信仰而失望。一位真正的无神论者绝对不应嘲笑彼此的信仰。我也将承认处于信徒与我争论说我的观点是错误的情况。我告诉这些人信念是非常强大的。我的信念并不是更高的力量。在某些段落中,无需争论什么是正确的或圣经真正意味着什么。我们的想法已经分享,让我们从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中成长。这就是人类成长的方式。让我们欣赏我们的差异,并欣赏有助于我们成长为社会的各种观念。

对我来说,我足够坚强,以至于我的命运几乎掌握在我手中。我对做出自己的选择感到满意,而不是让很多选择都由我决定。我也很乐于接受他人,而许多宗教人士却对其他不同的人非常不宽容。所有生物都是珍贵的,任何告诉我根据性偏好等来评判他人的宗教都是可怕的。

我一直以为你是母语人士(或者至少在英国生活了足够长的时间,被认为是他们所说的``母语水平''),所以我想这必须回答这个问题。正如其他人在这里所说的那样,实际上比这里的许多母语为英语的人说的更好(我写得更好)。我不记得曾经见过您的单个答案或问题似乎完全不如自然的英语。此外,您还会获得加分经常使用非常酷的单词“ whilst”。希望我能像一个北美傻瓜一样说出这个词:)。

一些宗教人士容易被冒犯,因为他们的教会说服他们拥有真理。因此,他们不能认为别人在说不同的话。我认为有时候人们会因为自己意识到别人在说一个事实,即他们还不能接受而得罪了。我很高兴这些人受到冒犯,因为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,他们可能会摆脱宗教的束缚。

Sinohe(发音为SeeNohay)是一个从堕落的深渊中崛起成为法老Akhnaton的私人医生的人。他在公元前14世纪对公众的看法埃及是由米卡·沃尔塔里(Mika Woltari)于1949年出版的第一本主要的历史小说(《埃及人》,在amazon.com上排名),该小说被广泛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芬兰作家。在这本书中,Sinohe提出公众是不可教育的,并且总是喜欢无知,并且,如果受过教育,总是倾向于恢复到无知的状态!他比喻教育公众将一个人浸入水中。他说,就像那个潮湿的人在没水的时候不会保持潮湿一样,公众和教育也不要在一起!显然,中和集团本人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,偶尔有些公众人士可能会升为重要职位。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精英人士,还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公众人士,通过自我教育而达到顶峰,我们不知道。

我希望除了我以外,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同性恋。那意味着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必须来找我(因为你知道),所以你们在那里的所有男人都去盖伊,为我做这件事。

残障是一种思维框架。任何人都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。那些哭泣为“残障人士”的人是软弱的,是整个残疾人士的耻辱。坚强的人不会哭泣,哭泣,可怜的聚会或期望得到免费的施舍。

是的,我为自己的钱而努力工作,壁橱里的东西很少。...但只为那些越界并渴望死亡的人。没有人干我的鼠尾草我一直想知道谁会带我出去。

宗教 人士 地狱

上一篇: 有人可以将我链接到某人说话的视频吗?

下一篇: 您知道,ump徒会一直在谈论免费吗?我想他们想开始拥有...



发表评论:
相关阅读
热点话题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柳暗知识网 版权所有 0.29440